課本制服都靠老師資助的偏鄉小孩,成為國泰金投資長!程淑芬:我的貴人包括欺負我的人

課本制服都靠老師資助的偏鄉小孩,成為國泰金投資長!程淑芬:我的貴人包括欺負我的人

「我現在經常幫忙那些,在偏鄉想照顧孩子的老師,幫他們找贊助者。其實現在回想起來,我過去就是需要被幫助的偏鄉小孩。」

留著一頭長髮、皮膚黝黑,總是用最溫柔語調說話的國泰金控投資長程淑芬,這樣談起過往的回憶。

 

除了國泰金控投資長這個響亮名號,程淑芬過去在台灣金融圈也有「外資天后」之稱。能像她這樣攀上金融市場頂峰地位,許多人可能推斷,程淑芬肯定來自優渥的家庭。

 

「我小時家裡太窮,但因為成績好,老師有多幫一點忙,從課本、制服、鬧鐘、書桌到補習費…等,都是老師幫忙付的。」

 

來自雲林虎尾偏僻小村落的程淑芬坦言,小時候因為跟別人家太不一樣,其實有點自卑。

 

兒時課本、制服、書桌都靠老師贊助 程淑芬靠學習蛻變為外資天后

 

儘管家裡經濟條件不佳,程淑芬父親仍重視孩子教育,加上程淑芬搞笑地說,小時候老師鼓勵學生,「將來反攻大陸,縣長會不夠,要好好讀書才能當縣長」,就這樣她一路克服外在條件不足,順利考上北一女、台大等國內頂尖學校。

 

▲程淑芬家中條件不寬裕,她仍一路拚進國內頂尖學府的窄門。(圖片來源:陳弘岱攝影)

 

大學畢業後,重感情的她為了追隨當時男友,考了八次托福才勉強獲得出國念書的機會。當初這個感情用事的決定,卻是影響她一生的關鍵。

 

由於家裡無法支付她出國念書費用,最後是靠哥哥標會湊到了錢。她到美國念書後,在上課之餘也得當家教賺學費,「我那時候為了賺高一點的家教費,還得開著20年的老車,距離大約是從台北開到新竹,就為了賺20美元(當時折合新台幣約500元)。」

 

結束一邊念書、一邊賺學費的忙碌生活後,回台找工作的她,因為與男友分手心情大受影響,迷迷糊糊就進入證券業。

 

「我是吃素的耶,我當時還擔心,要怎麼跟同修說我在證券業工作。」

 

儘管帶著疑慮,但程淑芬秉持把每個角色扮演好的原則,開啟了分析師的職涯,還意外獲得救贖。

 

誤打誤撞進證券業 程淑芬靠分析工作獲得救贖

 

「其實我從小就多愁善感,做分析對我來說是一種救贖,反正研究成果對就是對、錯就是錯,自責也沒用,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把下一件事做得更好,督促自己勇敢繼續前進。」

 

▲程淑芬從分析師工作中發現,她應該督促自己勇敢前進。(圖片來源:陳弘岱攝影

 

以前的她,只要遇到一點小事都會難過到不能自己,遇到衝突、甚至是被欺負時也先檢討自己,一直到一位客戶給了她當頭棒喝,才學會快速整理好情緒往前走。

 

1996年,台股因為台海飛彈危機大跌,程淑芬急忙跑去跟客戶道歉。

 

沒想到客戶對她說:「某某分析師他報10檔錯8檔,每天來跟我邀功他看對那2檔,你10檔對8檔已經是市場第一名了,還要來跟我道歉?你知道我沒有時間這樣跟你耗嗎?」

 

「你如果真的誠心要道歉,就把下件事做對,那就幫了我大忙。快回去做好你的工作!」客戶的這番訓斥,讓過去經常沉溺在悲傷情緒中的她豁然開朗。

 

逆增上緣 程淑芬:我的貴人包括欺負我的人

 

在別人眼中,程淑芬來自資源匱乏的家庭,她卻不這樣看:「沒有資源?怎麼會沒有資源,你父母的愛就是最大的資源,別把時間花在想『為什麼別人有,我沒有』。」

 

曾經有朋友說,很羨慕她在一路上遇到好多貴人,但對她來說,貴人的定義似乎與一般認知的不太相同。

 

她笑著說:「大家都會羨慕別人有這個、有那個,其實我的貴人,有一半以上都是逆增上緣,我的貴人包括欺負我的人,人家要讓你夠絕望,你才會選擇換工作,逆境會增進你的力量。」

 

另一個讓程淑芬受到許多貴人拉拔的重要因素,是她的心態,她時刻抱有創造自己被利用價值的心態。

 

程淑芬自認沒什麼好背景,與其期待人家處處拉她一把,不如多創造價值,相信在自己幫別人的那一秒,也建立起一種能力,因此習慣不計算回報,但先問自己可以幫其他人什麼。對她來說不怕沒機會,只怕自己不夠好。

 

▲程淑芬時刻抱著創造自己被利用價值的心態,相信這也是訓練自己能力的方式。(圖片來源:陳弘岱攝影

 

與程淑芬有超過20年交情的上海商業銀行數位金融處處長謝碧芬說:「她是我認識最認真、面面俱到、個性又好又貼心的人。最重要的是她不僅是聰明,而是有智慧。」

 

在謝碧芬眼中,程淑芬扮演每個角色都很稱職,不僅在職場上使命必達,在家中也是賢妻良母。

 

更難能可貴的是,她懂得欣賞每個人的優點,也不吝於開口稱讚人,「她就是這麼正面、陽光,才有辦法鼓勵到別人」。

 

用正念稀釋苦痛 程淑芬:儘管苦痛還在,對人生就不那麼重要了

 

不過,再怎麼如太陽般溫暖的人,在人生路上還是會遭遇挫折與打擊,程淑芬也有一套排解方法,「所有的苦痛,只要透過新的、好的念頭就能稀釋。」

 

她形容,這些苦痛就像一杯超濃咖啡,只要一直加水、加入正念去稀釋,讓濃度變成無限大分之一。就算苦痛還在,但對人生就不那麼重要了。

 

除了在職場上有亮眼表現,程淑芬也是妻子、媳婦與三個孩子的母親,對於在各角色間的轉換,她說「專業很重要,當人的太太、媳婦、媽媽都有自己的業績,忙不是不顧家的理由,家裡的事也不該是工作做不好的理由」。

 

談起職場與家庭經營,程淑芬表示到今天都還在學習、每天都在面對新的挑戰,建議大家遇到問題時就好好想想:2.0版的自己會給1.0版的自己怎麼獻策?

 

對於「男女平等」是否仍只是口號,程淑芬認為,「我們女性不需要保障名額,但家庭跟職場都應該有更公平的環境,應該彼此尊重」。

 

▲程淑芬善用智慧,面對人生苦痛及挫折,散發正面、溫暖的形象。(圖片來源:陳弘岱攝影

 

女性更細心、圓融 程淑芬:專業不會孤單

 

程淑芬用一個常見例子,突顯男女在職場上受到的差別待遇,「如果一位職業婦女跟老闆說,因為小孩發燒,下午4點半要先下班去接小孩,多幾次這樣需求,老闆一邊說沒問題,可能心裡面可能會想『妳有辦法專心工作嗎?』」。

 

「但如果是男生這樣說,整個團隊一定鼓掌叫好讚賞,『真是好男人啊』,這好像不太公平吧?」

 

台灣女性在不同階段,身心都會有高挑戰的時段。若公司願意給些彈性,女性員工容易感恩、更認真付出,對忠誠度是有幫助的。

 

不過,女性在職場上也不是沒優勢,程淑芬認為女性普遍較細心、圓融、溫柔,可以敏銳發現問題所在。只要好好梳理每個問題的緊急與重要程度,並好好去處理,「女性在職場不用太急,專業是不會寂寞的」。

 

最後,程淑芬也提醒女性,在職場上女生要Work with men、joke with men、play with men,but…don’t be a men(可以跟男人工作、談笑、玩在一起,但不要變成男人)。

 

適時留顏面給男人 程淑芬:女人辛苦沒關係,委屈就不必了

 

「大部分的女性都渴望幸福,經營幸福職場跟幸福家庭都很重要」,適時留些顏面給男人,同時保持自己的優雅堅持,這是程淑芬認為值得女性學習的課題。

 

「女人辛苦沒有關係,委屈就不必了。」

 

程淑芬用她一貫的溫柔語調,緩緩說出這句經常掛在嘴邊的話,但這次語氣中多了幾分堅定。

 

想看更多靚麗人生提案,了解怎麼投資自己​?立即前往《2021 我的靚時代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