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家庭主婦到接掌嚴凱泰家業!嚴陳莉蓮600多天的故事:不用的都賣掉,懷念放心裡就好

從家庭主婦到接掌嚴凱泰家業!嚴陳莉蓮600多天的故事:不用的都賣掉,懷念放心裡就好

20211122編按:裕隆集團前董事長嚴凱泰2018年12月3日因食道癌過世,享年54歲,遺孀嚴陳莉蓮接下嚴凱泰過世後的擔子,已了解裕隆集團不若外界以為的豐茂,3年來她大刀闊斧整頓、更與鴻海創辦人郭台銘在電動車市場結盟。

回首當年,嚴凱泰的生死令來得如此之快,完全出乎她的想像。這位女當家在經歷納智捷、資金告急的震撼教育後,終於深刻體悟到,她打的是一場空前艱難的戰役。

「打籃球要攻、守俱佳。」如果裕隆已經重新打穩基石,守住基本盤,那麼未來,新裕隆是否能發動凌厲攻勢,掙回昔日光彩?

 

2019年7、8月間、嚴凱泰過世後約莫半年,其遺孀嚴陳莉蓮、現任裕隆集團女當家,面臨了接位以來第一個嚴峻考驗。當時金融圈驚傳,好幾家裕隆集團長期往來的銀行,不約而同向裕隆提出紅色警示。銀行界的共識是:如果再不積極整頓財務,將立刻緊縮對裕隆的借款額度。


「裕隆集團這輩子沒有受過這種侮辱啊!」一位老裕隆人說。過去幾10年來,裕隆集團一直是政府支持的指標企業,走過風光也享盡風華,任誰都想不到,嚴凱泰過世不過半年光景,集團的資金鏈竟然面臨被銀行抽銀根的急迫邊緣,縱使集團資產雄厚,中華車、裕日車還是車市資優生,但向來雨天收傘的銀行還是擔憂,集團負債比將近7成的裕隆集團,長期潛藏的財務地雷會一點即爆。


在嚴凱泰過世之初,毅然決定冠上夫姓的嚴陳莉蓮,或許早已知道丈夫留給她的,沒有外界以為的燦爛,但這生死令來得如此快速,恐怕也遠遠超乎她的想像。

 

貸款一簽、地一挖,就死了 「死和丟臉你選什麼?」


時間不容許嚴陳莉蓮猶疑。第一時間她請動眾達律師事務所前合夥人黃日燦,正式加入裕隆集團,擔任特別顧問;再由他出面,加上裕隆5人小組之一——張樑長期在金融圈的人脈,在短短幾個月間,緊急奔走各家主要往來銀行溝通、談判、安撫⋯⋯,先暫時穩住銀行的動作。


回過頭來,她也必須釜底抽薪做出決策。


2019年10月,嚴陳莉蓮大手一揮,超過500億元的裕隆城住宅開發投資案,全面喊停,「那個時候只要貸款一簽、地一挖,就死了。」

 

這一緊急煞車,面對原本已經簽約的機電商、開發商,還有高價簽約的全球首位獲普立茲克建築獎的女性建築師Zaha Hadid,裕隆總共為此付出高達10多億元的違約金,但也因此煞住了500多億元的投資流出,大幅降低集團資金壓力,讓裕隆的財務喘一口氣,銀行團沒有再更進一步動作。


「如果做了會死(指裕隆城的投資會讓集團現金流出現嚴重缺口),不做只是丟臉,死和丟臉你選什麼?」據悉事後,在裕隆內部的檢討會議上,黃日燦拋出了重話。


但事後證明其實也沒多丟臉,因為喊停之後,裕隆股價不但沒有跌,甚至,還因此吸引買盤加入,例如保力達、寶佳集團還在持續加碼中。

 

這段時間,是自嚴凱泰2018年12月過世、嚴陳莉蓮掌舵600多天來,最驚濤駭浪的一仗,如果當時不縮手,今天的裕隆集團可能已經風雲變色。

 

面對殘酷的現實環境,過去從未有掌理公司經驗的嚴陳莉蓮,沒有軟弱恐慌,反而以果斷且務實的態度面對嚴凱泰留下的沉重擔子,沒有太多猶豫,更多是壯士斷腕的決絕。

 

嚴陳莉蓮

▲點擊圖片放大

 

嚴陳莉蓮

今年3月,嚴陳莉蓮(左2)與鴻海董事長劉揚偉共同宣布,雙方將成立合資公司進軍電動車業務,顯見兩大集團對此合作案的重視。(圖/裕隆提供)

 

大手改革》忍痛清創先夫撇下的納智捷 「沒人告訴過我確切的數字。」  還以為黑洞只有500億⋯⋯

 

嚴陳莉蓮比嚴凱泰大1歲,今年55歲,年輕時的她是裕隆旗下台元女籃隊的隊長,長相清麗、個性好相處的她被婆婆吳舜文相中,嫁給嚴凱泰,從此開始她的貴婦人生。


之後她與嚴凱泰有了2個孩子,生活就在孩子、家庭中打轉,一直到20多年後,嚴凱泰過世,她的人生一夕變調,這條從家庭主婦走上集團執行長之路,她一步就到位。


在外界一片質疑聲中,嚴陳莉蓮匆促上場,就像來不及熱身的球員。


當時不少人認為這位過去20多年來只待在廚房與家庭中的家庭主婦,只是過渡的董事長,甚至有人直言嚴陳莉蓮只是傀儡,將來集團可能由當時的副執行長陳國榮主導。

 

她來不及解釋,其實也不必解釋了,因為球立刻傳到她手上,她就像當年的女籃隊長,上場就要指揮作戰。


她幾乎是馬上就做了過去嚴凱泰一直沒做的事——對嚴凱泰生前做的另一個大夢「納智捷」,以及納智捷的大腦華創車電,進行一連串增資、減資的大動作。

 

先是在2019年底對納智捷減資40億,並2度增資合計197.5億;又對華創一口氣打掉全部虧損,減資32.8億元,減資幅度百分百。

 

一直到8月3日,納智捷宣布再度減資97.5億元,減資幅度達99.49%,改由裕隆注資78億元。至此,外界認定,對納智捷的虧損整頓算暫時告一段落。

 

嚴陳莉蓮

 

裕隆

 

一婦當關  打掉納智捷95%虧損 喊停裕隆城  女當家破釜沉舟

 

「至少已經清理95%,再有冒出來也不多了。」8月19日裕隆的法人說明會後,裕隆發言人羅文邑證實。


嚴凱泰時代打造的納智捷品牌夢,末期面對的是銷量每下愈況的殘酷現實,2019年品牌車不僅只賣了4000多輛,在對岸銷售甚至傳出單月掛零的窘境。

 

對照開發車款所投入的龐大資金,一位車市業內專家指出,一款新車沒有賣個30萬輛,根本談不上回收,「納智捷的累計虧損幾年下來,裕隆集團財力再怎麼雄厚,也是難以承受之重。」

 

他也直言,嚴凱泰在世時必然了解開發品牌車對裕隆財務、營運的壓力與傷害,但他有歷史包袱,難以痛下決心去面對與處理,「也不是不能理解。」

 

相較之下,「要給嚴陳莉蓮大大按讚!」一位與嚴凱泰、嚴陳莉蓮都極其熟識的友人即形容:嚴陳莉蓮接的是燙手山芋,表現卻是,「一『婦』當關,不讓鬚眉,了不起!」


確實,外界看到的納智捷、華創減、增資是既成的決策,其實對嚴陳莉蓮來說,事前的評估、拍板的過程才是最困難的。


外界估計納智捷前後恐怕有上千億元的大洞,但天文數字的虧損不是最可怕的,真正可怕的是,在此之前,不知道洞究竟有多大。

 


「沒有人告訴過我一個確切的數字。」嚴凱泰過世後不久,有位裕隆集團子公司的主管曾經直問過嚴陳莉蓮「妳知道洞有多大嗎?」她的回答盡是茫然。


這是孤獨的嚴陳莉蓮。站在巨大的未知之前,沒有人告訴她實話,或者說,沒有人敢告訴她實話。

 

「我自己估計⋯⋯大約要500億元吧。」嚴陳莉蓮猶豫了一下這樣回答,但當時這位主管告訴她,這個數字恐怕還要乘以2。


「數字大小已經不是最重要,重要的是,妳要知道妳口袋剩下多少,妳就可以下決策了。」這位主管給了嚴陳莉蓮關鍵提示。


把「地雷」事業送進開刀房還不夠,嚴陳莉蓮破釜沉舟不止於此。接連2場震撼教育,裕隆內部員工一步步開始發現,女當家是認真的。

 

這位汽車業門外漢,無暇悲傷悼念,就已經開始一點一滴急著把許多不懂的補回來。

 

裕隆城

裕隆城的住宅開發緊急喊卡,只剩商場部分正在趕工。

 

急著補課的CEO無暇悲傷 出售名車、招待所  「紀念放心裡就好」

 

她認真地開每一場董事會、經營會議,在公開資訊觀測站的董事會紀錄上,她從未列缺席,連有些不是她主持的會議她也到場,坐在一邊仔細聽;她心臟很大顆,遇到不懂的,走出自己的辦公室大門,逢人嘩啦啦就問,也不怕人笑。


跟了嚴凱泰很多年的老員工,在會議上說著說著就哽咽,她會停下來拍拍員工的肩膀,說:「不要太感性。」然後繼續嚴肅地把會議開完。

 

今年初,她甚至把裕隆在陽明山永公路上的招待所拿出來,打算賣掉;事實上,不只招待所,她連嚴凱泰多年珍藏的多部名車,都已經全部轉手賣光。

 

「房子不用了,空在那邊要做什麼?要紀念什麼?紀念放在心裡就好。」一位嚴陳莉蓮身邊核心幕僚轉述她的想法。

 

她身上留著籃球隊長的血液,豪爽、熱情,是很會照顧人的大姊頭個性,說話不拐彎抹角,卻也務實得不得了,是啊,沒有用的東西,不賣掉留著要做什麼?


但這不代表嚴凱泰已不在她的生命裡。走進她和嚴凱泰在陽明山仰德大道上的家,到處是嚴凱泰的照片,問年僅六歲的兒子John,爸爸在哪裡?天真童稚的臉龐回答:「爸爸在天堂。」


這是當媽媽的嚴陳莉蓮。

 

嚴陳莉蓮招待所

裕隆集團位在陽明山永公路上的招待所,過去常為嚴凱泰使用,如今待售中。

 

人事換血》三朝元老陳國榮淡出  舊去新來益發成熟 「不只有進攻,要攻、守俱佳。」  她要組自己的團隊

 

但回到公司,嚴凱泰留下來的裕隆集團,是一個千瘡百孔、百廢待興的集團,昔日的特權光彩,早就在銀行團抽銀根當下,繁華落盡,打回原形。嚴陳莉蓮在接連經歷幾場震撼教育之後,逐漸清楚,自己這個隊長帶的是怎樣的球隊,眼前要打的,是一場怎樣的戰役。


「打籃球不是只有進攻,要攻、守俱佳。」這是嚴陳莉蓮在公司內部會議上經常掛在嘴上的話;過去2年的裕隆,沒有太多進攻動作,重點在守,重新打穩基石,守住基本盤。


她也常強調,打籃球講究團隊合作,不能打個人秀。


在嚴凱泰生前,裕隆集團上有一個「5人決策小組」,成員除了嚴陳莉蓮,還包括林信義、張樑、戚維功,以及日前請辭集團總管理處總經理的陳國榮;嚴陳莉蓮上任後,還另組「特別應變小組」,延攬黃日燦、陳伯鏞、黃豐志,對她而言,每位成員功能不同,個個都是她取經、學習的軍師。


黃日燦是從吳舜文到嚴凱泰、嚴家二代的摯友,不僅是嚴凱泰的遺囑執行人,嚴凱泰臨走前,更將妻兒託孤給黃日燦;於公於私,他都責無旁貸要幫忙。


尤其過去2年,集團處於止血療傷、整頓待起的階段,以併購見長又具備律師專業的黃日燦發揮最大功用。他過去不是裕隆集團員工,旁觀者清,沒有包袱,讓他在納智捷的整頓與裕隆城的喊停中,都扮演重要角色。


但接下來,如果裕隆整頓逐漸完成,回到汽車製造本業,一路扶植中華汽車的林信義等人,重要性就會大幅提高。


如何讓每個人的功能發揮極致,彼此競爭又合作,共同帶領整個集團往前走,這或許無關汽車本業,卻是身為集團執行長的嚴陳莉蓮最重要的一門功課。

 

嚴陳莉蓮

(圖一)(圖/攝影組)

 

嚴陳莉蓮

與陳國榮(上圖右)的合作告一段落之後,嚴陳莉蓮一步步布建自己的團隊,包括延攬眾達法律事務所前合夥律師黃日燦(圖一左),為自己的執行長之路尋找更多軍師。(攝影/陳永錚)

 

旁人看她愈來愈專業 以前開會多靜靜地聽  現在會講重話

 

日前,陳國榮請辭總管理處總經理,總管理處相當於裕隆集團的「大腦」,陳國榮這一請辭,等於離開最核心的位置,雖然他還是5人小組一員,也仍身兼多家公司董事職務,但重要性已經大不如前。


陳國榮是前集團副執行長,也是嚴凱泰生前最倚重的愛將,集團內大小公司總經理都要向他做業績報告,儼然嚴凱泰的分身。裕隆集團過去最重要的兩個發展,品牌納智捷的打造過程、裕隆城的開發規畫,都由他主導執行,一手掌舵。


去年9月,陳國榮辭去納智捷董事長,緊接著,今年初退出主導裕隆城開發的「裕隆建設」董事會,日前連陳國榮的子弟兵、杭州納智捷董事長吳新發都申請退休,3個指標都直指,裕隆的「陳國榮時代」已經宣告結束。


此外,5人小組中的另一位要角戚維功,日前因心肌梗塞緊急送醫,撿回一命,也以身體健康為重逐漸淡出,如此一來,陳國榮、戚維功這些昔日舊主愛將均已淡出經營核心。


舊去新來,嚴陳莉蓮知道,為了應付未來的新變化,她必須開始逐步建立屬於自己的部隊。在總管理處內,這位女籃隊長開始培養50歲、甚至40歲的中階幹部,要一步步建立屬於自己的球隊。


走過600多天的風雨歷練,這位門外漢執行長快速成熟,過去開會多數靜靜地聽的她,開始會講重話了,會告訴主管,「你這樣做不對。」旁觀者解讀,她愈來愈專業,愈發深入了。

 

嚴陳莉蓮

領著一對子女及全體裕隆員工,嚴陳莉蓮在新春開工時向上蒼祈求一切平安。(圖/攝影組)

 

務實前進》  體認形勢比人強  咬牙結盟鴻海攻電動車 出人、出錢、出設備  吃虧也要拚殘餘價值再變現

 

蛻變中的嚴陳莉蓮,已經從來不及熱身的球員,變身為熟悉集團大小事的隊長,她盤點籌碼,整裝軍備。10月中,已經清理乾淨的華創車電,要和鴻海合資,成立一家新公司,朝電動車新領域邁進。


有人嘲謔,這只是打銷了近千億元的納智捷之後,僅存的一點殘餘價值,但無論外界如何解讀,對嚴陳莉蓮而言卻是意義非凡,因為這是她領銜之後往前邁開的第一步。


儘管在新公司裡,裕隆不只出人,還出錢、出資產,將華創車電原本4、500名員工全部轉換為新公司成員,並將其所有僅剩機器設備雙手奉上,讓鴻海挑選作價,等於將華創車電多年來的研發智慧全貢獻出來,而鴻海僅出資80億元,就占了新公司股權的51%。


據悉,鴻海是在全世界繞了一圈之後,才回頭找上裕隆,其中裕隆有整車的技術與經驗,當然是關鍵。儘管多數資源由裕隆提供,但鴻海表示將把電子業擅長的「標準化、模組化、供應鏈管理」帶進汽車業。


其實早在嚴凱泰擘畫納智捷大夢之初,時任鴻海董事長的郭台銘就曾找上門,想要一起加入製車,但被嚴凱泰婉拒。沒想到,多年之後2家公司終究合作,但卻已人事全非,形勢逆轉。


如今對嚴陳莉蓮而言,識時務者為俊傑,裕隆的自有品牌夢終結之後,如果這堂千億元的課還能有一絲機會變現上市,而且還是跨入電動車的未來領域,那麼,不啻為一次再起的機會,縱使合作初步吃一點虧,也只能咬牙接受。


與鴻海的合作,再次印證嚴陳莉蓮的務實個性,她深知自己沒有作夢的權利,必須一步一步,盤算前進。

 

嚴陳莉蓮不像嚴凱泰,從小生長環境優渥,她來自平凡的公務員家庭,媽媽是客家人,上有兩個哥哥、兩個姊姊,她是老么,但也因此她沒有架子、好客熱情,見人就擁抱。

 

過去嚴凱泰在時,常帶主管回家吃飯,嚴陳莉蓮總在一旁吆喝,和大家打成一片,遇有主管離職,她也真心不捨。

 

重燃籃球隊長魂 終能領軍擦亮裕隆招牌?

 

即使現在,她還是常邀請主管回家吃飯,她親自包的水餃在主管圈中很有名。

 

她是標準美食主義者,而且不像嚴凱泰有偶像包袱,只固定到某幾家餐廳,她只要聽說哪裡有好吃的,馬上就吆喝說:「走,我們晚餐就去吃!」吃回來還會記錄,喔這家行、那家不行,下次不去了。


身為籃球員時的嚴陳莉蓮,曾經創下連續8年入選國手的紀錄,她球風刁鑽,彈性又好,更以有名的「急停跳投」縱橫球場。

 

其實,她還是當年那位熱情有勁的籃球隊隊長,只是這次帶的隊伍更形龐大,她一樣用盡全力,指揮調度,要把裕隆這個腳步有點散亂的隊伍,重新整軍,找回昔日的光彩。